價格專題

藥價管理試行 控價差率觸動醫藥行業最敏感神經

  隨著新醫改的進一步深入,一份關于《藥品流通環節價格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簡稱《辦法》)近期在業內流傳,主要是對藥品經營者批發環節的實際差價率(),按照“高價低差率,低價高差率”實行上限控制,且最新一版對于價格又做了部分調整。

  作為觸動患者和企業最敏感的神經,業內認為,藥價改革將會給藥品流通行業和上游醫藥工業帶來一番波動,目前可預期的是流通業將面臨整合,制藥業或將調整出廠價。

  《辦法》對價差率()實行上限控制

  《辦法》最新一版透露,經營者藥品批發環節差價率()控制標準擬分為六檔,其中10元以下的差價率為30%2000元以上的為185元,較前一版的價位略有調整。

  《辦法》指出,藥品流通環節價格管理,是指由價格主管部門對藥品的經營者批發環節和醫療機構銷售環節差價率()的實行上限控制的價格管理行為。監管對象是經非營利性醫療機構銷售給患者的政府定價范圍內的藥品。

  同時,《辦法》還指出逐步取消醫療機構銷售藥品加成。按規定尚未實施零差率銷售藥品的醫療機構,在不超過政府公布的最高零售價格前提下,可在實際購進價格順加不超過規定的醫療機構銷售環節差價率()銷售藥品。醫療機構銷售環節差價率()控制標準也擬分為6檔,其中5元以下的價差率為不高于25%1000元以上的則不高于73.5元,與前一版調整幅度大。

  據了解,起草這份《辦法》主要是針對隨著醫藥產業快速發展中暴露的一些問題。一是最高零售限價管理對流通環節缺乏約束,差價過大。二是按統一加成率(不超過15%)銷售不利于引導醫療機構合理用藥。

  國藥控股高級研究員干榮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雖然《辦法》仍處于征求意見中,包括最后的價差率()、執行時間等還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加上“以藥養醫”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并不是靠一份文件或政策就能扭轉過來的,但《辦法》倘若出臺,對于醫藥行業還是有積極信號的。一方面將規范藥品市場交易價格行為,“低價高差率、高價低差率”有望減少醫療機構熱衷“高價藥”的風氣;另一方面,也將促進藥品流通領域的集中度,調整多、小、亂的結構,助推醫藥企業做大做強。

  觸及藥品銷售神經企業受壓轉型突圍

  天相投顧分析師彭曉認為,若按照此《辦法》嚴格控制流通環節差價,“底價代理模式”將面臨巨大壓力,一些依靠底價代理為生的小型流通企業將面臨轉型問題,而不具有品牌優勢及營銷網絡優勢的普藥生產企業將面臨銷售壓力。相應的,靠規模取勝的大型流通龍頭企業如上海醫藥、國藥股份等,受壓不大,毛利約在5-8%左右。

  目前,我國藥品銷售存在自主銷售、代理銷售和委托加工等多種方式。為控制商業風險和經營成本,藥品生產企業普遍采用“底價包銷”的方式,由經銷商代理銷售藥品,即生產企業以較低的出廠價格將藥品銷售給代理商,由代理商完成藥品從流通到進入醫療機構銷售的整個過程。

   在這種模式下,出廠價一般只包含原輔材料、加工費用和少量利潤,價格水平非常低,而本應計入出廠價格的期間費用和銷售利潤以及“以藥養醫”的制度性成本都轉而發生在流通環節,由代理商承擔,從而表現為出廠價與零售價相差懸殊。例如2011年底被媒體頻頻曝光的藥價虛高問題中,某種藥品的出廠價為2.7元、中標價23元、零售價26.45元,中間差額高達近10倍。

  “在這一輪新規引起的市場波動中,小公司可能比較吃緊,我們基本不受影響,全國近2萬家左右的醫藥商業公司也可能因此會出現一輪并購潮。”上海醫藥一負責銷售的內部人士表示。同時她還指出,對于醫藥工業而言,可能會通過提高出廠價抵消一些運營成本。

  新版《辦法》第四條規定:“經營者應當在每年431日前,及時將上一年度的最低、最高和平均出廠(口岸)價格報送至國家發展改革委指定的藥品價格信息平臺。”所謂的平均出廠(口岸)價格,是指按照藥品年銷售收入和年銷售數量計算的出廠(口岸)價格。

  考慮到減少流通環節會影響制藥企業財務狀況,業內多數觀點認為,新規或將令制藥企業短期內在銷售策略上進行一些調整,比如提高出廠價抵消因代理銷售模式轉變導致運營成本提高的影響,或將轉而生產較小劑量(包裝)的藥品,因為按照“低價高差率”的原則,這種藥品可享受更大的差價率。

  來自高華證券的研究報告指出,上述變化短期內對于企業的盈利不會受到影響,因為出廠價上漲帶動毛利率上升,但謹慎看待實施新規的長期影響。一來是制藥企業財務報表的變動(毛利率和營業費用上升)可能會導致盈利可預見性下降,二來毛利率上升為進一步降價留下了空間,導致長期內持續面臨定價壓力,或將加快整個行業的整合步伐。

  “以藥養醫”機制一日不變,就難以真正擠掉藥價中間“水分”

  不少業內人士對發改委加快推進新醫改步伐表示認可,甚至稱其為新醫改的“發動機”,但也有聲音認為,希望相關部門最終執行力能表現出強有力的效果。

    目前縣及縣以上非營利性醫療機構銷售藥品,在不超過最高零售限價的前提下,加成率統一按照不超過15%的政策執行,加價收入主要用于補償醫療機構正常的運行成本。這項政策在特定時期對于降低醫療機構藥品實際加成率,減輕群眾負擔發揮了積極作用,但客觀上存在“低價藥加得少、高價藥加得多”的問題,也被認為醫療機構熱衷“高價藥、大處方”,不愿使用廉價藥的重要原因。

  “‘以藥養醫’的機制一日不徹底改變,都難以真正擠掉藥價中間的‘水分’,另外,每一個新政策出臺后的執行力度也還有待觀察”,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表示。

  事實上,自去年末藥價“虛高”再度被引起熱議后,發改委從201111月發布《藥品出廠價格調查辦法(試行)》到12月出臺《藥品差比價規則》,再到當前這一針對流通環節的征求意見稿,整頓藥價不規范問題的決心可見。

  “試想按照有關部門先摸清所有藥品的成本價格,再確定藥企的出廠價格是否合理,最后判斷流通加成后的價格是否合理,這一系列的工作都不是輕而易舉和短期內可以完成的。”凱基證券醫藥分析師徐德仁說,預計藥價改革依然是一條比較艱難的路。

  另外,《循環醫藥》執行主編袁則紅認為,《辦法》主要針對了藥品流通環節價格,還沒有涉及價格形成機制,另外具體執行的時間目前雖然定于71日,但可能還有變化,若延期至2013年,給制藥企業和流通企業提供了半年的時間進行提價或并購的準備工作。

  來源:經濟參考報

福建22选5体彩论坛